不要成为错误和失败的奴隶

nuli
“现在,既不是过去的奴隶,也不是未来的手段”——菲利普·津巴多

 

        在《津巴多时间心理学》这本书中提到“过去的奴隶”这一说法,就是针对有一些人,他们把过去的错误和负担背负在自己身上,从此无法翻身。

        过去的我很喜欢给自己贴标签,比如给客户的设计稿件,没有如期做完,就给自己贴一个“我是拖延症重症患者”的标签;早晨懒床导致上班迟到,就给自己贴一个“我是起床困难户”;类似的还有类似“抑郁症患者”、“自闭症患者”这样的标签。这些事情虽然没做好,但是从此定义死自己,以后就不太容易从这个阴影中走出来。本来只是拖延一天交客户稿件,但因为“我总是拖延,我什么事情都拖延,我是严重拖延症”,把这件事情无限放大了”。

 

        这种心理暗示,产生的后果是,因为自己“有拖延症”这个舒服的借口,就很自然地原谅了自己所有的问题,既不正视这个问题的存在,又不想办法积极去解决,结果就造成了不断的恶性循环。把错误进行了“普遍性”和“永久性”的衍生。只是一次晚交了设计稿,而就把这个问题永久化,变成“我总是拖延”,又进行了普遍化,变成“我什么事情都拖延”,然后给自己下了一个万劫不复的结论就是,“我是严重的拖延症”。

 

        记得有一次帮甘肃的政府客户做项目,那时候刚离职,对代码工作处于疲惫期,又逢和她分手、家里飞来横祸、姥爷去世这些事情的集中出现。设计稿通过后,高估了自己情绪调节能力和自制力,前端代码拖了很长时间即没有交稿,也没有给对方及时解释,结果客户放弃了我的设计稿,转向另外一家公司。我不仅失去了一个政府的订单,而且也失去了介绍这个项目的一个朋友。这样的代价实在是太高,至今仍对那个朋友愧疚不已,并认为自己有“拖延症”。

 

        这件事情对我的影响远没有止于此。后来自己在做公司的时候,有段时间资金链出现问题,于是去接了一个管理咨询公司的网站外包。甲方为了压低价格,选择自己出网站规划,设计和代码部分以非常低的价格外包给我。项目执行中设计和规划反反复复被改了3~4稿,项目体量也远超当时的规划,沟通后加钱无望。出于“拖延症”这种心理暗示,在设计稿通过后,前端代码实在不想做了,于是拖了很长时间没有交稿,也没有给对方及时解释。结果导致客户网站上线延期,准备请律师起诉我。我不仅失去了谈判的主动权,也失去了项目尾款,后面还被刁难一番。这样的代价实在是太高,至今仍对那个客户有负罪感。

 

        这两段经历让我想起尼尔·菲奥里在《战胜拖拉》书中的一段话。“我们真正的痛苦,来自于因耽误而产生的持续的焦虑,来自于因最后时刻所完成的项目质量之低劣而产生的负罪感,还来自于因为失去人生中许多机会而产生深深的悔恨。”

 

        其实没有一个孩子生下来就会走路,因此,所有会走路的孩子都是摇摇晃晃站起来,摔倒,然后再站起来,摇摇晃晃走一步,摔倒,然后再站起来······经历过无数次“失败”才学会走路。但没有一个孩子因为第一次学走路摔到了,就从此再也不肯学走路,永远趴着不动。人类的天性中,很自然地认为,摔倒时学会走路的必要过程。如果这次摔得很痛,会哇哇大哭,会休息一段时间。但是很快,他们就会鼓起勇气,重新开始。

 

        又是一个春天来了,我也要鼓起勇气,重新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