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那个年轻人

chengshu

年龄篇:

下班坐公交车时,上来了一个妈妈带着孩子。让座给孩子之后,妈妈轻轻推了一把孩子“快谢谢叔叔” ,小孩子低着头,喃喃道“谢谢叔叔”。

妈妈换了新手机,搜索的功能不会用。指导她操作的时候,看见妈妈的双鬓泛白,脸上的皮肤变得松弛暗沉没有弹性,眼白也泛黄。当天晚上,忘了如何操作,于是又教了她一遍。

以前过年,和小伙伴放炮、打枪战、玩台球。现在过年,窝在沙发里百无聊赖的一边刷着知乎,一边看着春节晚会,一边感慨“放什么炮呀,污染环境”。

工作篇:

凌晨三点,依旧坐在屏幕前,应客户要求修改设计稿。已经喝了两杯咖啡,但还是没有精神,上下眼皮打架。白天补觉后,仍感觉身体被掏空,走路飘飘然。

解决了一个很麻烦的技术难题,发短信告诉搭档“我是世界之王”。成熟的搭档淡淡地回了句“现在是白天,别做梦了”。

端午节当天,带着一盒礼品走进了客户办公室,简单客套后沟通需求,签订了项目合同。走出办公室后,奔赴另一个客户,觉得这一切特别自然。

 

七八岁时,幻想自己十几岁时降妖除魔,惩恶锄奸,拯救世界。

十几岁时,憧憬自己二十岁时周游天下,行侠仗义,红颜倾心。

二十出头,义愤填膺,计划着出国留学,追逐自由,逃离围城。

也有雄心去出人头地,希望自己在老去之前就获得财富和浪漫。

如今,该碰的壁已碰不少,懂得了人生的无奈,开始接受现实。

幻想是青春的奢侈品,当不敢消费的时候,青春的落幕就近了。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辛弃疾《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