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两国互联网行业从业状态对比

作者是一位95后工程师,曾就读于加州伯克利大学,本科毕业在硅谷工作1年后,选择回国。回国后,他先后在两家风格和规模截然不同的公司供职。以下是他撰写的自述,关于国内职场的996、人际关系、职场升迁、收入细节,甚至是户籍政策都有非常详细的分享。

如今,已经是我从硅谷回到中国的第14个月。经历了众多波折后,我决定把过去一年归国进入科技公司工作的经历分享出来。

4年前,我还是加州伯克利的一名大学生的时候,参加了学校在意大利组织的一个创业项目。当时项目要求我们来自不同国家的人组成一个五个人的创业团队,在三周内从0到1搭建一个产品的MVP并给投资人进行路演。

我依稀记着路演结束后,教授询问同学们的一个问题:“你们觉得这个项目带给你们了哪些创业方面的思考呢?“有的同学认为自己现在马上可以退学创业,成为下一个硅谷的逐梦者;有同学则认为自己更适合去一个大公司按部就班地进阶打怪。经历了三周的闭关训练后,我发现了自己对从0到1做出项目的浓厚兴趣和创造的激情。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在美国的一家YC Backed的增长型公司短暂工作了一年后,我选择了回国。在当时看来,中国正高速发展的科技行业能给我带来更多的职场上升机会。

现在,当我坐在从青岛休假回来的火车上,重新思考归国的经历。这一年,跳槽、晋升以及感情的变化都给了我很多成长,也让我愈发认清了自己。以下是应硅星人邀请,对我作为工程师归国的经历做一个细致的分享,给大家一些真实的反馈。

中国的科技公司真的996吗?

整体上来说互联网行业的知名大厂除了拼多多外,很少有真的在执行每周六天工作制的。但“大小周”(通常是大周工作六天,小周工作五天)在业界的确是一个出现频率比较高的工作模式,甚至有一些HR在面试时就会明确地告知公司的项目较多,迭代较快,需要大小周来维持业务的运转。我回国第一家就职的公司也是一家实行大小周的公司。

2017年-2018年我曾在国内的一大型互联网公司实习,目睹了共享单车、移动出行和短视频业务的飞速增长,也同时见证了中国本土激烈的互联网厮杀环境。在一个这样的竞争环境里,哪怕每一周只比别人快0.1%,就可以滚雪球般地在快速竞争中获得规模化的势能。

尽管整体上工作时间更长,但是快速的业务发展能够带来劳动的成就感。同时,大小周加班费带来的额外收入,也让这些快速发展的公司的员工薪水远超其他同等体量的科技公司。

但随着互联网的指数级增长,科技行业开始走向精细化运营的时候,在这些公司的员工们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加班时长无法换来包括业务的飞速增长和职场发展的高回报时,人们开始怀疑自己将工作和生活绑定的意义。同时,拼多多的员工凌晨下班猝死事件、各公司不断爆出的裁员问题,也让国内的劳动者重新思考回归生活的选项。

就我个人的亲身体验而言,在互联网行业,超出规定限度的工作时长依旧难以完全避免。一部分互联网行业的公司在业务发展和基础设施的建设上并不完全协调,因此要实现业务高速发展的目标,还是需要大量地堆砌人力。这也与一些互联网公司的成长模式有关:早期互联网公司的增长主要是以商业模式创新而不是底层创新为主,而模式创新的经验是可以被大量复制的,因此容易出现大量的同质化竞争。在这样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来,则需要依赖强大的资本和创新的时效性。不过,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开始至今,互联网公司对底层创新的研发投入已经逐年提升。

此外,工作时间和工作方式往往并不取决于公司,而是非常取决于团队。

我既经历过大小周的公司,也经历过双休的公司。在我加入第一家公司时,尽管大小周的制度依旧是强制执行,但整个公司的业务体量已经过了野蛮生长的流量红利期,因此整个团队都在走向精细化运营,并进一步瞄准下沉市场的增长。因此,员工看似加班的时间实际上都较为清闲,并不会与工作8个小时有特别本质的区别。

相反,现在我所在的公司虽然实行双休制度。但由于部门在进行从0到1的业务体系搭建,因此实际上需要高强度工作的时间远超过第一家。在这种情况下,我只能尽力将每周的工作时间大体维持在55小时左右,并且午休的时间通常会去健身房,并且会尽量给自己留出完整的周末时间来体会生活。

不过整体相比之下,国内的加班时间比起硅谷确实普遍会更长一些。但如果能够合理规划时间,工作和生活的平衡还是有可能做到的。

国内的人情关系复杂吗?

整体而言,国内的人情关系比我在美国时能想象到的要复杂很多。

从公司团队的维度来看,在美国时候,工作和生活界限十分分明。员工到时间了准时下班,和同事之间基本上没有过多的交情,和老板也是就事论事。

但在中国,我所经历的两家公司里,集体会议、团建以及职场社交都是常见而且必要的。有时不得不在工作之外额外投入一些时间去进行职场社交。比如说,我所经历过的第一家公司的团队内就会不定期地组织在公司附近吃饭,或者利用一个周末去野外团建。如果不去的话,虽然表面上看不会有什么,但是领导和同事可能会觉得你非常不合群。从社会架构的维度来看,国内社会的运转、信息的传播有时依赖于基于人情关系形成的社交网络,在这个背景下,与各行各业的人进行社会交往也是掌握信息动态、获取社会资源和上升渠道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

综合来讲,在国内一般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维持人际关系,但我个人并不认为这是一件单纯负面的事情。某种程度来说,合理范围内的人际关系也可以使团队协作更加密切,帮助工作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在北京,我收获了一些非常好的职场上的朋友,经常在一起聚餐、运动、利用周末的时间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让我的日常生活非常充实。

不过,的确需要警惕过度经营人情关系导致影响正常工作机制的问题,例如职场PUA和政治斗争。

这个在每个国家都有。在美国,我也经历过和印度同事的“斗争”。但在中国,职场PUA和政治斗争会因为人情关系更加复杂,包括抢项目、争取业务体系的话语权、领导做事主观缺乏真正的科学管理能力等各方面因素。

组和组之间会因部门的架构、领导的能力和处事风格以及同事的性格产生天壤之别的个人体验。

我回国后加入的第一家公司是一家刚刚上市的几千人的公司。整个公司的等级非常分明、管理体系相对死板、注重形式上而不是实际上的产出,常常以各种形式确保他们对公司的忠诚,但实际的业务发展和迭代都十分缓慢。在这样的管理风格下,实际产出较高的员工非但可能不受重视,还会有核心项目被抢或者职场PUA的各种风险。

但一方面,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和部门非常多,意味着可以选择转组或者跳槽的机会非常丰富。我现在在职的第二家公司的团队就是一个整体素质很高,合作起来十分顺利高效的团队。团队里的人有多年的大厂背景,沟通起来相对容易很多。另一方面,这些也有助于培养一个人对于人情事故的观察能力和资源整合能力。

所以,大家如果有回国的想法,还是要在“了解公司”这件事上多下点功夫,公司之间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在国内生活贵吗?

从我的个人经历来看,回国后的生活内容比起在美国时是丰富了很多的,这其中有两个国家生活环境的差异,例如我美国居住的地方街道空旷,晚上很少有人出门,而商业活动基本集中在市中心,不能满足即使娱乐的需要。

但在国内,不用去市中心也能进行丰富的娱乐、休闲活动,剧本杀、温泉馆、蹦床等活动应有尽有。使用美团、微信小程序等APP,几乎每天都能在各个地方找到新鲜事物,还可以利用周末的时间乘坐高铁到其他城市做短途旅行。

另一方面,也有我个人的原因,主要是从根本上来说我还是更适应国内的文化和风俗环境,并且我的家人、女友和最熟悉的朋友都在国内。回国之后经常与他们在一起,也让我和家人更亲近。

从生活成本的角度上来看,在常规的衣食成本上国内要远低于美国。平均一顿在北京的标准餐大约在20 – 35元之间(约3 – 6美元),在淘宝等电商平台上可以用非常实惠的价格买到日常的生活用品,甚至在闲鱼(阿里旗下的二手交易市场)可以买到不受市场价格约束的各种交易商品。在行方面,国内一二线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非常完善,公交地铁基本上覆盖主要交通路段,共享单车也非常方便。但是如果是追求相应的衣食品牌和进口的汽车品牌,那需要承担比国外更高的价格。

在住方面,北京的房租整体价格比较高,在核心地段几乎接近美国的房租水平。而房价受制于教育资源等因素影响,已经超出了部分人的支付能力,几乎赶上美国核心地段的水平。如果想要省钱,就要考虑往外部环线走,但同时也有失去市内很好的教育资源的风险。

行业待遇和晋升机会

整体而言,中国的科技行业经过了几年的飞速发展,已经大大提高了初级员工的收入水平。根据我的个人观察,核心的算法、开发、数据和产品等产研序列的核心团队,初级员工的收入接近于美国的40% – 50%;中层级以上的员工,收入能接近于美国同级别收入的60% – 100%之间。高管以上的核心人才的收入几乎持平于美国。

另外,从我的个人经历上看,基本上大公司的业务线里海归的应届生和社招的同学已经非常常见,因此国内的初阶人才相对饱和。但在硅谷的核心组或者有多年硅谷大公司管理经验的人才回国依旧能有非常有竞争力的待遇。

随着国内科技行业的体系越来越完善,硅谷的工作经验整体在溢价上在逐渐失去自己的竞争力。比如在2017 – 2019这段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高速时期,在美国工作过一些年且方向十分对口的各大厂的Senior(类似Facebook的E5)回国可以拿到阿里P8这个级别,但在20-21年的阶段可能只能拿到7或者7+。

从科技行业的晋升方面,国内的晋升速度平均来说要快于国外,职场中表现突出者从基层到中层管理整体上平均只需要4 – 6年的时间。我身边认识的背景突出的同学和朋友基本上都在较短的时间内完成了从小白到小团队管理者的跃迁。这一方面在于国内的业务迭代平均要更快,另一方面国内的科技行业相较于技术沉淀更加注重业务影响力。在我看来,这个和语言优势也有关系。但在国外可能从应届生职级晋升到中层管理(Team Lead) 可能需要5 – 8年的时间。

性价比上,需要结合两个国家的生活成本来看。以我在国内的同学和美国的同学的生活水平为例,互联网行业国内的职场发展初期(1-3年)的同学大约能拿到30 – 60万RMB的收入,在北京的公司附近租房可以从3000 – 6000元/每月不等,平均能租到25 – 75平米的独立卫浴房间。这个收入水平的国内的税收大约在10%左右,五险一金在5% – 12%不等(大厂会拉满到10% – 12%),一个月平均的吃饭和生活成本大约在1500 – 3000不等,因此,一个人在国内的存款水平大约在50 * (1 – 10%税收) – (0.5 + 0.2)* 12 生活成本= 36万(算公积金,不算公积金大概在30万上下)。

在美国,假设硅谷平均职场初期的人平均工资在15万美元上下,税后大约是在10.5万美元,硅谷的一套合租房的月平均租金在1500美元,生活费用按照额外1000美元计算,那么平均在美国的存款水平约为7.5万美元(45万RMB)。因此,从净存款的维度上看,职场初期在美国发展有利于维持一个更高水平的储蓄和投资资本。

这里还有几个方面想着重提一下:通勤方面,虽然国内的交通方式要多于美国,但是在上班高峰期的拥挤程度和人流量要显著高于美国。户口方面,拿到北京户口的难度可能和抽中H1B拿到绿卡的时间长度和难度接近,但拿到其他省份的户口则要简单很多。

在买房方面,北京的房价还是久居不下,但是无论是在美国还是在国内,纯靠打工都能够在北京和湾区买上合适的住房,纯打工的收入差值不会有质的差别。

写在最后 – 我是否后悔自己回国?

当初回国时出于自己的个人选择,一年后回首过往,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适合自己的。 在北京,我从初来乍到的不适应,到工作中所面临的种种内外的挑战,到现在搭建从0到1业务的游刃有余,我虽然经历了很多的波折,但也获得了更快速的晋升。

选择国内就意味着相对的风险,包括业务稳定性、周边团队和leader的不确定性,但选择的多样性和行业的快速迭代性又一定程度上分担了一部分的风险,并为愿意接受挑战的人们提供了从0到1摸索的舞台。